恒耀 : 拆解「深圳經濟衰退」之謎

受累於社會動盪,香港第三季GDP急跌2.9%,一河之隔的深圳似也同病相憐。昨日微信上很多人議論紛紛,指深圳第三季經濟嚴重失速,名義GDP按年增長不足1%,排名全國包尾,若計及通脹更已陷入倒退。深圳不久前仍獲譽為「地球經濟中心」,何解好像突然出了問題?主要有三大原因:一、華為和大疆等科企在貿易戰中受狙擊;二、深圳政府嚴控地產銷售;三、香港風波影響進出境旅遊業。然而,這些因素均屬短暫,深圳經濟基本面依舊強勁,有別於香港,很快可以反彈。

貿戰衝擊製造業

根據深圳政府本周二公布,首三季GDP按年增長6.6%,看來很不錯,但若對比上半年GDP增長7.4%,以及去年首三季增速高達8.1%,就知道今年第三季「出事」。有趣的是,深圳今次罕見地未有單獨披露第三季GDP數據,讓人更覺不尋常。

無論如何,從現有官方數據,我們還是可以粗略計算深圳第三季GDP表現。當地首三季和上半年GDP分別為18689億和12134億元(人民幣.下同),兩者相減,第三季GDP為6555億元,較去年同期的6521億元僅微增0.5%,若把通脹計算在內,莫非深圳經濟已陷入實質衰退?

當然,上述計法尚未考慮季節性調整(Seasonal Adjustment),事關世界各地政府(包括美國、香港)在統計GDP數據時,都會因應天氣變化、旺淡季、節假日等因素作出微調,讓GDP走勢更能準確反映經濟基本表現。不過,由於深圳政府今次未有單獨公布經調整的第三季GDP走勢,我們只能從原始數據作初步判斷。因此,深圳第三季經濟未必真的「陷入衰退」,但嚴重失速則毋庸置疑。

深圳經濟突然「出事」,總不會無端端。首先是華為、中興、大疆等當地龍頭科技企業均在貿易戰中遭到狙擊,牽連上下游產業鏈。或曰,貿易戰早自去年開打,何解今年第三季才浮現嚴重影響?皆因相關廠商最初仍可依賴零部件庫存維持生產一段時間,但在庫存用完後就面臨停擺。《華盛頓郵報》上月曾引述消息,指華為多項來自美國的核心零部件已陸續耗盡,難覓替代品。同時,面對貿易戰,不少廠商去年開始計劃把部分產能外遷,惟籌劃及執行需時,其影響將陸續展露。

同在深圳的全國最大電動車廠比亞迪(01211)也自身難保,儘管未被貿易戰直接衝擊,但受累於中國汽車銷量急跌,該公司今年第三季營業額和純利分別按年倒退9%和89%,不免拖低深圳GDP成績。當然,深圳還有其他巨企,如騰訊(00700)及平保(02318),今年業績繼續漂亮,可是對經濟的帶動作用始終不及製造業。整體而言,深圳第二產業增速由上半年的7.3%放緩至首三季的5.5%,頹勢比GDP更嚴重,反映製造業確是「拖後腿」最大元兇。

嚴控賣樓影響巨

其次,深圳上周有個豪宅樓盤「深業中城」開售,買家須付500萬元誠意金才可認籌,反應依然熱烈,近3000人湧往認購,凍結資金達140億元。新盤如此火熱,經濟理應不太差?但背景是在「房住不炒」國策下,深圳政府今年透過限價、限售、限購等方式嚴控地產銷售,當地人「餓盤」已久,才造就該盤大收旺場。地產被稱為「百業之父」,涉及建築、建材、運輸、裝修、金融等產業鏈。房企手上項目若難以開售套現,自不然也會減慢投資及建設新樓盤,對經濟牽一髮動全身。反過來看,或許正因第三季經濟「不對勁」,深圳才在10月略為放寬限價令,讓「深業中城」得以開盤。

最後,香港社會亂局自7月起加劇,年輕人北上過關隨時被查手機甚至拘禁,同時很多人再沒心情赴深圳飲喜茶、蒲COCO Park、食海底撈。無疑,這些港人消費對深圳經濟影響微乎其微,較為重要的其實是出境遊,事關以往大江南北很多訪港旅行團都在深圳集合再過關,每年數以千萬人次旅客通常在當地逗留半日至一日,對消費市道貢獻不少,但近幾個月赴港旅行團基本上停擺,牽連深圳消費和旅遊業。不過相對來說,這只是次要,對當地GDP影響最大的始終是製造業和房地產。

某程度上,深圳可算是在貿易戰和「房住不炒」之下,中國整體經濟現況之一個高濃度縮影;但總的而言,上述因素均屬短暫,深圳經濟基本面依舊強勁。隨着中美接近達成首階段經貿協議,華為等科企可望獲得局部解禁,兼且深圳政府開始糾正「過猶不及」的房地產調控,當地GDP不難重振雄風。相比香港經濟面對的更多是結構性問題,恐怕不容易早於深圳擺脫困境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